《道德经与人生》丨渔父教孔子:以真为贵,道法自然

    时间:2022-01-20 浏览:122

       [导读]孔子感叹道:“我孔丘一身行仁义忠信之事,却不免被鲁国驱逐,到了卫国也没有机会发展,受困于陈国和蔡国,如此这样,身心所受劳累,却不知道自己到底错在哪里?”

        /方崇阳

        《道德经》第二十五章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大曰逝,逝曰远,远曰反。故道大,天大,地大,王亦大。域中有四大,而王居其一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庄子渔父》中有一则孔子向渔夫问道的故事。一日,孔子带领弟子们在绿叶茂盛的苍林间游学,安坐于杏坛之上。弟子们在下读书朗朗,孔子在上抚琴悠悠,好是自在闲适。孔子弹琴还没有弹到一半,一位渔父从远处顺河而下,划船而来。这位老人须眉全白,披发卷袖,将船停靠在了岸边,左手托着膝盖,右手撑着下巴,很自在地听着孔子弹琴。琴曲终了,这位渔父喊子贡、子路过来,于是二人前来应答。

        《道德经与人生》丨渔父教孔子:以真为贵,道法自然

        孔子向渔夫问道(资料图:图源网络)

        身行仁义忠信之事却身心受累

        渔父问道:“弹琴的人是做什么的?”子路回答:“是鲁国的君子。”渔父接着问:“此人是哪个家族的?子路回答说:“孔氏家族”。渔父又问,“孔氏治理些什么事?”子路没有回答,子贡却回答说:“孔氏行忠信仁义之事,以礼乐人伦为纲常。对上忠心于当世君王,对下济化普通百姓,以利于天下之人。这些呢就是孔氏所治理的事宜了。”渔父又问:“那么,有一块土地给孔氏去治理这些事吗?”子贡说:“没有”“那么,现在有候王可以去辅佐吗?”子贡说:“没有”,渔父于是笑了笑就离开了,离开的时候说道:“仁义是仁义啊,恐怕免不了劳累了身心,而又危及了生命的本真啊!哎!这样是离道很远了啊!”

        子贡回来将此事告诉了孔子,孔子立即推开手中的琴,迅速地站了起来:“这是圣人啊!”径直往河流的下游去寻找这位渔父,到了一处菏泽边,发现了渔父。而此时渔父也将船撑到岸边,回头看到了孔子。孔子往后走了几步,整顿了衣冠,向渔父作了作揖,往渔父身边靠近,渔父问:“你有什么要问的吗?”孔子恭敬地回答道:“刚才先生走的时候,说了几句意犹未尽之言,孔丘没有才德,不能理解这些妙语,还恭请先生明示。”渔父感叹道:“好啊!你很好学啊!”

        孔子感叹道:“我孔丘一生行仁义忠信之事,却不免被鲁国驱逐,到了卫国也没有机会发展,受困于陈国和蔡国,如此这样,身心所受劳累,却不知道自己到底错在哪里?”

        《道德经与人生》丨渔父教孔子:以真为贵,道法自然

        一生行仁义忠信之事却不免驱逐劳累(资料图:图源网络)

        渔父说:“有个人非常害怕自己的影子和自己的足迹。于是,他为了躲开自己的足迹,就拼命的跑,但是,越跑的厉害,跑的越远,这个足迹就越多,自己的影子也就是甩不了。自己还以为是自己跑动慢了、缓了,也就更加拼命地快跑,最后呢,气力完全耗尽了,也就死去了。如果他知道安静地呆在阴凉的大树下,那么他的影子和足迹就没有了,他也就不会这样愚笨的死去了。今天你孔丘也是这样,拼命地想要将仁义传播给他人,将自己的思想标准也要求别人做到,这样的执着也就像那个人一样执着,所以难免身心受累。”

        渔父接着说道:“谨慎地修持好自身、安分地保守好自己的本真,尊重他人他事的自然发展规律,那么就不会有身心的劳累了。现在,你不能谨慎地修持好自身、安分地保守好自己的本真,不能给予他人他事按照自然而然的发展规律去发展,你不是离道远了吗?”

        本真是天道

        孔子严肃而不安地问道:“那么,先生什么又是‘本真’呢?”

        渔父回答道:“真者,精诚之至也。不精不诚,不能动人。”“所以,那些勉强哭泣的人虽然看上去悲伤,却不是真悲哀;那些装作发怒的人虽然看上去严厉,却不是真严厉;那些勉强装作亲和的人虽然笑脸可掬,却不是真亲和。真悲伤,即使没有声音却哀痛万分;真怒,即使没有发作却整个人很威严;真亲,即使没有微笑却也感受到祥和。真诚在于内,而神态自然而发于外,所以,我们以真为贵。”

        《道德经与人生》丨渔父教孔子:以真为贵,道法自然

        以本真为贵,不拘泥于世俗(资料图:图源网络)

        “以真为贵,我们用于人事。那么,孝养双亲自然就慈悲祥和,侍奉君王自然就忠贞不二,欢聚饮酒自然就欢乐融洽,处理丧事自然就悲伤哀痛。忠贞不二侍奉君王的以建立为国为民的功勋为中心,而不用一点自己的私心杂念;欢聚饮酒的以内心的喜乐为中心,而不会刻意选择和关注喝酒的酒杯、酒壶;处理丧事的以悲痛哀伤为中心,而不会在礼数和风俗上计较;孝养双亲的以双亲安然舒适为中心,而不会去讨论和疑虑如何去尽孝。”

        “对于礼节和礼仪,这是世俗的人愿意去考虑和讨论的。本真是天道,本真是自然,永恒而不会改变。所以,圣人‘法天贵真’,以天性为法,以本真为贵,不拘泥于世俗。而愚笨的人,却反过来行事,不能‘法天贵真’,而被俗世的人和事所困扰和禁锢,一生庸庸碌碌地在世俗间命运变化,起伏不定,永不能满足,而不能获得本真自然之道。可惜啊!而你孔丘过早地沉溺于世人之大伪状态,而过晚地听闻道法啊!”说完这些,渔父将船撑离了岸边,不一会就消失在芦苇间,不见踪迹。

        孔子叹息而回。

        道法自然

        《道德经》第25章“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大道无所不在,无所不能,人人具足道性,人在天地间,和天地一样,在道的运化下,发生变化,而这种道的运化规律,我们称为“自然”法则。

        我们一生,有很多人会像那个想要甩掉自己影子和足迹的人那样,甩掉忧虑和烦恼,痛苦和哀怨,但是结果也如同那个人,怎么甩都甩不掉,最后还是在忧虑、烦恼、痛苦和哀怨中终其一身,而不明真相。

        《道德经与人生》丨渔父教孔子:以真为贵,道法自然

        自离其伪而不内扰于心(资料图:图源网络)

        如果我们能够如同渔父所说那样,安静下来,走到阴凉的大树下面,静静地享受那一刻地清静,那么足迹和影子就自然消失了。而我们也就自然地甩掉了那些烦恼、忧虑、痛苦和哀怨。

        我们的执着,耗散了我们的精气,远离了我们的本真,脱离了我们的大道,而对此我们却丝毫没有去真正觉察。让我们自己沉溺于这些烦恼、忧虑、痛苦和哀怨,不能自拔,不知出离。

        道法自然,我们可以自修其真而不用外求于人;道法自然,我们可以自离其伪而不用内扰于心。法天贵真,我们可以开发自身天性,找回原来本真;法天贵真,我们可以融合自然玄妙,而与道合真。(编辑:妙眼)

        方崇阳道长简介:

        无锡市道协副秘书长,周铁城隍庙住持。江苏无锡人,2008年至2011年于武当山道教学院学习,2011年至2012年于中国道教学院讲经班进修,2010年荣获全国“崂山论道”玄门讲经二等奖。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