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经与人生》丨终北之国:乐土与现实

    时间:2022-01-20 浏览:246

     [导读]我们可以有权利和自由去追求梦想,我们也可以对异域他乡的奇幻世界产生遐想,但是,当下我们此身还在社会中,还处于现实中。

        /方崇阳

        《道德经》第二十六章

        重为轻根,静为躁君。是以圣人终日行不离辎重。虽有荣观,燕处超然。奈何万乘之主,而以身轻天下﹖轻则失本,躁则失君。

        美妙的“终北国”乐土

        《列子·汤问》中记载了一则关于“终北之国“的世外桃源,让周穆王流连忘返,让齐桓公心有所驰。大禹在治水的时候,因为迷路而误打误撞地来到一个地方。这个地方在北海之北,离中原地区很远,这个地方名叫“终北国”。

        这终北国非常神奇,没有风霜雪雨,没有鸟兽虫鱼,没有花草树木,这终北国的中心处有一座山,这座山叫做“壶领山”,形状像一个大水瓶。山顶呈环状,名叫“滋穴”,从“滋穴”处有泉水涌出,泉水名叫“神泉”,“神泉”的香味幽香而深远胜过兰花,“神泉”的味道胜过甘甜的米酒,“神泉”从山顶分作四路,缓缓流往山下,让生活在这“终北国”的人民饮用。

        《道德经与人生》丨终北之国:乐土与现实

        终北国的中心处有一座山(资料图:图源网络)

        这里的人民和气安详,性格温婉而不争不斗,他们内心柔和,不骄傲不急躁,没有君臣之分,没有长幼之序,率性而天真。他们的男男女女相亲相爱,不要媒妁聘礼,他们沿水而居,不耕作不务农。那里气候宜人,温度适可,所以不用织衣穿衣。那里的人活到一百多岁,自然的死去,没有夭折和疾病,他们一生喜乐,没有衰老、哀愁和苦难。那里的民风喜欢唱歌,互相手拉手,肩并肩,快乐着唱着当地的民谣,从不停歇。饿了、渴了就喝一些“神泉”的水,精神、气力立刻恢复,如果喝过量了,就会醉倒,十来天才能醒来。他们用“神泉”的水沐浴洗澡,肤色温润如凝脂,身体伴随着“神泉”的香气十多天都不会消散。

        周穆王在北方巡游的时候,到过这个“终北国”,在那里呆了三年,留恋忘返。等到大臣敦促回到周王室后,还在挂念思慕这个“终北国”的美妙,以至于不愿意喝本国的酒,吃本国的肉,不召见本国的后宫嫔妃,过了好几个月,才慢慢恢复到常态。

        后来,齐桓公要巡游辽口,管仲也建议齐桓公去“终北国”。差不多都准备好了,要启程出发了,隰朋劝谏道:“君王您舍弃这广大的齐国,舍弃这众多的人民,舍弃这秀丽的山川,舍弃这富饶的物产,舍弃这隆重的礼仪和华美的服饰,舍弃这满朝的忠臣和后宫的佳丽。君王您一声呼喊,这百万将士听命与您,您手一挥这全天下的诸侯都来觐见,又为什么要羡慕这戎夷之国而舍弃这齐国的江山社稷呢?管仲年纪大了,你怎么能听从他的建议呢?齐桓公于是就取消了这次巡游。并且把这些话告诉了管仲。管仲笑着说:“这件事不是隰朋能够理解的,我是恐怕不能感受到‘终北之国’的美妙了。要是能去那里,那么齐国的富饶又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呢?隰朋的话又有什么值得顾及的呢?”

        不能沉溺于梦想而脱离现实

        《道德经》第26章“奈何万乘之主而以身轻天下?轻则失本,躁则失君。”从现实的角度而言,作为一国之君,一地之王,治理国家,管理地区,身上肩负着无比的重任,因为一身私念而放下这重任,这算是不负责任的做法。草率行事就会失去根本,鲁莽行事就会失去原本属于自己的位置。

        《道德经与人生》丨终北之国:乐土与现实

        我们需要在社会上尽责任(资料图:图源网络)

        我们身处的所有社会关系中,我们有对曾经养育我们的父母肩负责任,要赡养好他们;我们有对我们正在教育的孩子肩负责任,要监护好他们;我们有对我们的生活伴侣负责任,要爱护好他们;我们有对我们工作生活中的同事、朋友负责,要关心好他们。我们有将我们的关怀和爱传递给我们身边的每个人,这就是我们需要在社会上尽的责任。

        在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这么一块“终北之国”,在那里我们可以无忧无虑地生活,可以快乐逍遥地游乐,可以自由自在地歌唱,没有苦难、没有哀愁、没有负累。

        我们可以有权利和自由去追求梦想,我们也可以对异域他乡的奇幻世界产生遐想,甚至是去亲身感受,我们可以用一生去探索这神仙世界。但是,当下我们此身还在社会中,还处于现实中,那么,我们也需要有理性地、认真负责地处理好我们自身的所有责任。而不能沉溺于梦想而成最终幻想,进入幻想而脱离现实,脱离现实而失去对自己对他人的责任。(编辑:妙眼)

        方崇阳道长简介:

        无锡市道协副秘书长,周铁城隍庙住持。江苏无锡人,2008年至2011年于武当山道教学院学习,2011年至2012年于中国道教学院讲经班进修,2010年荣获全国“崂山论道”玄门讲经二等奖。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