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系统整理中国传统文化提上历史日程

    时间:2022-05-10 浏览:89

    ·中国社会科学院      孙凯飞(研究员)

     一、全面认识中国传统文化
    谈到中国传统文化,许多人往往只想到儒家、孔孟。其实这只是其中一个组成部分。中国传统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我认为至少应包括儒、道、释三个方面,细讲起来还有墨家、法家、兵家、医家、阴阳家、纵横家……春秋战国是百家争鸣。中国有五十多个民族,各个民族都有自己独特的文化,对中国文化的发展都作出过贡献,从而形成了丰富多彩、灿烂辉煌的中华民族传统文化。这篇文章不能详谈,只从儒道释三方面作些重点阐述。
    中国传统文化的源头是炎黄文化、黄老之学,炎帝、黄帝、老子的思想文化,这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根基、脊梁。我们都是炎黄子孙,黄老之徒。司马迁论大道则“先黄老而后六经”。鲁迅先生说“中国的根抵全在道教”。郭沫若认为“道家思想真可以说垄断了二千年来的中国学术界;墨家店早已被吞并了,孔家店仅存了一个招牌”。英国李约瑟博士说“道家具有一套复杂而微妙的概念……它是中国后来产生的一切科学的基础。”“中国如果没有道家,就象大树没有根一样。”俄国汉学家海澳基也夫斯基也说“古代哲学家老子的学说,是中国一切哲学发展的出发点,所有其他中国哲学家的体系,都是在道德 哲学体系的各个部分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汉代是盛行黄老之术的,这从我们出土的汉墓文物中可以证实。汉武帝用董仲舒的意见“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是因为大一统需要统一人们的思想,而儒家思想利于统治。但这个儒已经不是孔子之儒了,而是汉代发展了的儒,是孔孟仁义、墨子利民、法家刑名和黄老之学、阴阳五行的综合。同时汉武帝也把懂道术的文侠智圣东方朔封为伴驾学士,佐君50年,堪称武帝魂魄。魏、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都是崇道的。唐高祖开“三教谈论”,协调三教关系,以儒家学说统率佛道思想,但不以一教为国教,不以一教排斥其他宗教,这是英明的决策。中国历史上基本上是儒、道、释并重,这是中国的一个特点,也是优点。王重阳三教归一,融会贯通,创北宋全真派。元代成吉思汗用丘处机治国方略,以敬天爱民为本;长生久视之道,以清心寡欲为要。明代朱元璋用道教为其夺取政权、巩固政权,立国方针是以儒为主,辅以释道。清代统治 者以佛治心,以道治身,以儒治世,巧妙结合,道家原本不是宗教,而是一种学说,一种技术,被宗教化是东汉末几个农民起义领袖所为。儒家也并不是宗教,后来孔子神化、儒学成为宗教式教条主要是宋、明清时代,封建社会末期统治者的需要。
    佛学在汉时传入中国。因为它与黄老之学有相通之处,所以很快被中国人接受,与儒、道溶合发展。魏晋随唐时代,佛学风行。赵朴初先生说“佛教对中国文化发生过很大的影响,在中国历史上留下了灿烂辉煌的佛教文化遗产。中国传统文化包括佛教文化在内。现在有一种偏见,一提中国传统文化的事似乎是儒家文化一家,完全抹煞了佛教文化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地位,抹煞了佛教徒对中国文化的贡献。其实魏晋南北朝以来的中国传统文化已不再是纯粹的儒家文化,而是儒佛道三家汇合而成的文化形态”。他认为魏晋六朝随唐“是中华民族文化的灿烂辉煌时期”,而“恰恰在这一时期中作为中国哲学思想发展主流的却是佛学。其时期之长,声势之大,影响之广(传播国外)都远非两汉经学、宋明理学所能比拟。”所以他认为“不懂佛学就不懂中国文化”。另一位大革命家毛泽东,一位大科学家钱学森,一位著名历史学家范文澜也都曾说佛教是文化,对中国文化有深厚影响,不懂它、不研究它,是片面的。
    因此,讲中国传统文化,不能只讲儒学,要把道学、佛学放进去,而且要充分认识它们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地位和意义。如果讲五四以后的中国文化,则要把近代西方科学文化和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放进去,并充分认识其地位和意义。1998年江泽民主席在美国哈佛大学的演讲中盛赞中国传统文化的伟大。他说中国是一个有五千年文明历史的国家。中国历史上产生了许多杰出的哲学家、思想家、政治家、军事家、科学家和文学艺术家,留下了浩如烟海的文化典藉。他讲到丝织、制瓷、冶金、造船、医药和四大发明,讲到“天人合一”,中国人的科学精神和道德理想的光辉结合,等等。讲得多了呀!我们不能自己给自己祖宗脸上抹黑。
    二、中国传统文化和科学技术
    有些人认为中国传统文化,特别是道家文化,与科学技术无缘,而且甚至是阻碍科学文化发展的精神垃圾。这也是一种片面认识。其实中国传统文化,特别是道家文化,有极丰富的科学技术成就,对中国科学技发展及至世界科技的发展产生了极为巨大的推动作用和深远的影响。而儒家有些思想在封建社会后期成为阻碍科技发展的桎梏。
    英国学者罗伯特·坦普尔指出:现代世界赖以建立的基础的发明创造,几乎有一半以上是源于中国,除指南针、印刷术、造纸术、火药四大发明以外,农业、航运、石油、气象、观测、音乐、十进制数学、电子计算机二进制数学、多级火箭、载人飞行、降落伞、水下鲁雷、枪炮、甚至蒸汽机的核心设计等等,都是源于中国。所以在这千年之交,英国《独立报》发表文章说“别提西方,是中国塑造了这个千年。”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祝亚平先生的专著《道家文化与科学》是我国第一部系统论述中国道家思想和科学技术的专著。他详细论述了道家的主要科技成果及在中国科技史上的地位,比较了儒、道、释三家对中国传统科学文化的影响和作用。而李约瑟博士的《中国科学技术史》则是一位外国学者对中国科学文化发展历史的详细论述。江泽民主席以陆游的诗句“明窗数编在,长与物华新”赞扬他在中国科技史方面做出的卓越贡献。
    中国的科学技术在一个很长的历史时期里,一直是走在世界前列,领先于西方的。后来落伍主要是在宋明以后,特别是清末对内实行文字狱,对外实行闭关锁国政策,把孔孟思想当教条,造成了万马齐喑的局面,阻碍扼杀了科技文化的发展,使中国近代科学文化落后于西方。
    但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许多学者都认为又从中国传统文化,特别是道家文化中找到了灵感和复兴的机遇。现代西方的量子物理学家从中国古代“道学”,“气论”中找到了他们解开量子物理前沿难题的钥匙。所以N·波尔要用中国道家的阴阳鱼太极图来作为他们丹麦哥本哈根学派的标徽。现代信息技术电子计算机是从中国古代《易经》阴阳八卦中受到启示,提出了二进制构想。所以莱布尼兹说中国东方思想使我们觉醒 了。许多人认为,近代工业文明的生活方式最终会导致人类灭亡,而东方中国人的智慧可以挽救人类的灭亡。所以大哲学家、数学家罗素说:如果西方依旧蔑视东方而不能从那里学到那怕是很少的一点智慧,那么西方文明的行为趋向就只能是促使人类的彻底灭亡。近代西方机械论的科学观的弱点已充分暴露,那些有见识的学者都已认识到东方中国的传统文化可以解决西文方科学的末落,而能创造出高于量子论、相对论的新科学。
    所以,钱学森先生提出的东方式的科技革命和人类第二次文艺复兴的思想是极其伟大的,会震撼世界历史,是人类社会科学文化发展的理想出路。我们不能让中国传统文化墙里开花墙外香,而要让它墙里墙外都飘香。
    三、中国传统文化的系统整理和继承发展
    中国传统文化中也有鱼龙混杂,精华与糟粕互参的情况。道家文化中有一套十分复杂难解的文字概念,常常使人望而生畏,不得其解。佛学也古朴深奥,加上梵文难学,中文也不好学,要精通两国文字,又要懂佛学、哲学,很不容易,造成佛经翻译中的许多困难和失误。由于历史上各宗各派不同学者对儒道释的不同解释,造成许多歧义和混乱,有唯物、有唯心、有辩证法、有形而上学……众说纷纭。自汉至宋,解经、注经工作层出不究,著述浩如烟海,清《十三经注疏》流传颇广。但都是封建社会时代的注疏,不可避免留有那个时代的局限。1919提的新文化运动时间太短、又太激烈,没有充裕时间坐下来对传统文化作冷静科学梳理,许多传统文化又被一棍子打倒,造成毛泽东同志说的从老八股到党八股,从老教条到洋教条的深刻教训。建国后受极“左”思想影响,特别是“文化大革命”,几乎又把中国传统优秀文化都当作封资修毒草统统铲除,改革开放忙于经济建设、忙于引进外国文化,对中国传统文化一直没有时间坐下来认认真真去整理总结(虽然也做了一些工作)。现在社会安定,经济发展,又需要科学文化的大发展,我想是到了拿出时间和精力,坐下来认认真真梳理一下中国传统文化的时候了。而且要赶快抢救了,因为许多懂古文、懂梵文、有造诣的老专家年纪都已很高了,再不抢救将后悔莫及。
    我前年去杭州开会,在上海静安寺看到慧明法师倡议重新校勘《大藏经》。我非常支持,并指出佛学是唯物的,要校正过来。但任务艰巨,可能要几代人时间。我在北京、上海、杭州、西安几个大城市、大书店找不到一本梵文中文的辞典。我去年去西安开会,看到西安交大张文教授主编、陈法永副主编的《丘处机和龙门洞》,对全真道作了较系统的梳理。我说《道藏》可能也需要重新校勘,任务也十分艰巨,黄老道学是唯物的,但被有些人搞成了唯心主义,要校正过来。儒经的校勘工作也任务十分艰巨,我想我们今天应站在我们时代的高度,对我们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遗产作一全面系统科学的整理,包括经、史、子、集,道藏、大藏,音乐、美术、戏曲、园林建筑、服饰美食等等。去伪存真,去粗取精,继承发展,推陈出新,以为后人留下这笔珍贵的思想文化遗产,同时在这个基础上,结合现代科学文化,进行东方式的新科技革命和人类第二次文艺复兴。
    我们现在要建设社会主义新文化,但我们不能凭空去建造,这种新文化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它要在传统文化的基础上去建造。所以,中国传统文化的系统全面科学整理,是一项十分重要的宏大基础性工程。基础打得好,上面的新文化大厦才能建得好。
                                                2002年4月14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