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建和谐社会,责任在人自己

    时间:2022-05-13 浏览:81

       我现在旅居在远离祖国的海外。身处异乡,抱着纯客观的态度观察他国,观察世界,深切感觉当前的世界尽管没有世界范围的大战争,社会尽管没有大动荡,但是却充满着不和谐、不稳定的因素。

       不过,正如《道德经》第二章说的,“有无相生”。不和谐总是同和谐相生在一起的。当人间社会有着不和谐,人和自然的关系有着不和谐的时候,我们伟大祖国传来倡导建立和谐社会,构建和谐的人和自然的关系的响亮声音。这就好像让人在烦恼之中看到了清静,让人在无奈之中看到了希望。

       当今世界的不和谐产生的原因各种各样,不尽相同。但是,不和谐的因素中处处同人有关。因此,构建和谐社会,也要从人类自己做起,也只能从人自己做起,消除产生于人的不和谐的主观的原因。

        就人类社会来说,有人认为不和谐来自于贫困。那么,人富裕了就和谐了吗?近五十年的中国历史已经说明贫困的时候有贫困的不和谐,富裕的时候又有富裕的不和谐。有人认为不和谐来自于教育,那么,人都受教育了就和谐了吗?恰恰相反,在有知识和高学历的人群中人际关系并非如人们想象的那样和睦共处。我在海内外都感觉到,当代的物质文明高度发达,给人们的生活、工作和出行带来的巨大方便。可是,海内外几乎都一样的是,许多人是“捧起饭碗吃肉,放下饭碗骂娘”,对于当今的世界、当今的社会流露出很大的不满。那是为什么?《道德经》第四十六章所说的“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人类社会的不和谐,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来自于人的不知足和无休止的欲望。社会物质文明的高速发展,似乎使得人们越来越不满足于社会现状,快了还要快,好了还要好,舒服了还要舒服。一方面享受着现代文明,同时却醉心于权势、金钱和女色。没有权的希望得到权,有权的希望权越来越大。没有钱的希望有钱,有钱的希望钱越来越多。没有女人或者男人的,希望自己有女人或者男人,有了女人的希望女人越来越漂亮,有了男人的希望男人越来越帅。喜欢喝酒的要想尝尽天下的美酒,喜欢喝茶的要喝珍贵的几十万一两的名茶,等等,等等。所有这些都是人的欲望在作怪。由于不知足和贪欲膨胀,于是有的人就会作出许多不和谐的事情来。

       海外的华人报纸登载过一张照片,一个每年都有十几万人外出打工的穷县,一个每年春节一过人山人海拥挤在外出打工专列的简陋的火车站上的穷县,却盖起了像美国华盛顿国会大厦气派的县政府办公大楼。

      海外的华人报纸还登载过一条消息,一个乡政府盖好了办公楼,嫌楼对面的小山坡太荒凉,用了几十万钱,用油漆将荒凉的小山坡刷得碧绿,美其名曰改造乡政府的风水。可是,化钱破坏了环境不算,还有有害气味赶走了山上山下居住的百姓。

       这些荒唐的事情说明什么?这些父母官在追求什么?他们无非就是为了炫耀做官的权力和排场,或者不择手段地追求的自己为官的政绩,以求得升迁。在这样的地方,干部和群众的关这么能够不紧张,社会自然不会和谐。也正是由于这些不知足和贪欲,扩大了贫富人群之间的差异和不和谐,造成了不同人群间关系的紧张和不和谐,导致部分人群出现仇富的心态,怀疑一切干部的心态。而这样的不和谐和特殊心态,成为当今社会许多不稳定因素的来源之一。

       在国际关系中同样如此。这些日子,我生活在国外,亲身感受到伟大祖国的发展和强大。五年以前,我在澳洲生活过,那时在商店要买一个商品,是Made in China的很难。现在到处是Made in China的商品,要买一个不是Made in China的很难了。这里流传一个笑话,加拿大圣诞节前夕,老师跟学生讲圣诞节的故事,讲圣克劳斯的事情。讲完了,老师给孩子们一人一件圣诞礼物。孩子都很高兴。老师就问:孩子们,你们知道圣诞节是从哪里来的吗?孩子们一起举手回答:From China。为什么?因为孩子们手上的玩具都是写的Made in China。中国的发展,现在是全世界关注的。因此,这一年里,我在国外听到许多非难中国发展的舆论,一会儿是“中国崩溃论”,一会儿是“中国威胁论”,一会儿是“中国倾销论”,一会儿是“中国军费不透明论”,一会儿是“中国股市带动全球股市暴跌论”,一会儿是“人民币汇率控制论”等等,等等。几乎天天看得到这些不和谐的声音。仔细分析一下这些声音的源头绝大部分是来自于发达国家。这些国家自以为自己永远是世界的老大和老二,他们对于发展中国家始终抱着怀疑、敌视和非难的态度。他们自己控制着世界的能源和资源的市场,占据着世界绝大多数的份额。可是,当发展中国家也有力量从国际市场上购买能源和资源的时候,这些先发达国家就不约而同地一起叫嚣有人来抢他们的能源和资源,叫嚣“威胁”等等。即使发展中国家购买的不及他们的十分之一。当然,这些仅仅是不和谐的声音。当局部地区发生战争的时候,不和谐的声音就变成不和谐的灾难了。这些国家关系中的不和谐,说到底也是某些国家在国家利益上的不知足,国家利益上的不恰当的欲望,占有的欲望、掠夺的欲望、剥削的欲望和控制的欲望。我们伟大的祖国在人民政府的坚强领导下,执行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原则坚定,策略灵活,一次次度过外交危机,为祖国的稳定发展创造了有利的国际环境,为世界人和平和人民幸福作出了巨大的努力,取得了有目共睹的胜利。每当我看到我国外交上的成就,就想到《道德经》第八章的一句话,“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动善时”。


        就人和自然的关系来说。我生活的澳洲应该说是环境保护得比较好的大陆,人口不多,到处是花园和草地,人和自然的关系比较和谐。不过澳洲政府头脑还是比较清醒。对于其他地区的动植物和食品等采取严格禁止带入的管理办法,甚至对于到过海外农场的人的鞋子上的泥土也要检查和清除。据说澳洲有许多煤矿,但是,澳洲不开采煤。澳洲也有许多铀矿,但是开采铀矿有严格的管理制度。所有这些措施无非就是想保证这块陆地不受其他地区污染的影响。我常常在想我们伟大的祖国,同澳洲比较起来,保护环境的工作真是要困难得多。我在国外听到一句对中国评价的话,印象非常深刻。这句话说,一个再小的数字,如果乘上13亿,就是一个很大很大的数字。一个再大的数字,如果除以13亿,就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数字。这句话是针对我们中国说的,可以说抓住了中国许多困难问题的要害。13亿人,每人每天随地吐一口痰,那就是13亿口痰。每人每天排泄1公升废水就是13亿公升废水。可是,我们种13亿棵树,人均才每人一棵。因此,我们每个人都要树立起保护环境的意识,特别要树立人要依靠天地自然,而不能糟蹋天地自然。

       我们生活过的那个年代里,我们都认真学习毛主席的文章《愚公移山》。在那个国家受到禁运和包围的年代里,在那个盟友背叛诺言的年代里,在那个除了依靠自己的力量别无出路的年代里,我们只能用愚公移山的精神来鼓舞自己,去战胜前进道路上的各种困难,保卫社会主义制度,保卫新中国,维护中华民族的长治久安。

       如果你曾经生活过那个年代,你一定记得在北京郊区的十三陵水库的工地上,白天人潮如涌,晚上灯火通明,几里路的工地上,成千上万人,排着一条条长龙,挑着箩筐,喊着号子,箩筐里只有几锹沙土,健步如飞地挑上水库的大坝,然后又快步流星地跑向大坝下,再锹上几锹沙土,挑起箩筐,排着队奔向大坝顶端。

       有人问:你们为什么不用十吨二十吨的载重汽车?我要告诉他,我们没有。有人问:你们为什么不用推土机、压路机?我要告诉他,仅有的几台推土机和压路机,都在大坝的顶上忙着,二十四小时停人不停车的干着。没有机器就靠人,没有汽车靠人搬运,没有压路机靠人打夯。当年就是依靠愚公精神,建成了“十三陵水库”,解决了人口急剧膨胀的北京用水需要。今天,当我们已经建成了三峡大坝的时候,再来看十三陵水库,那就是小儿科的东西了

        但是,那就是我们生活过的年代,用愚公移山的精神去战胜困难,夺取胜利。

        愚公移山的故事,原来出在《列子》的《汤问》篇,也就是《冲虚至德真经》的《汤问》篇。人们讲述这个故事的时候,往往只是强调人的坚持不懈的努力,强调人的百折不挠的精神,强调人终将能够控制自然、战胜自然,甚至征服自然。但是,人们却不在意《冲虚至德真经》中这个故事的结局,结局说,“告之于帝,帝感其诚,命夸娥氏二子负二山。一厝朔东,一厝雍南,自此冀之南、漠之阴,无陇断焉”。太行山和王屋山都有七百里的面积,都是高万仞的大山。这样的大山的移动,依靠人力实在是不可能的,不要说古代,即使是物质文明已经高度发达的今天,要搬动这样二座大山也是不可能的事情。这就是说,处理天地之间的事情,人力不管是个人或者是集体的人,不论是一代加上一代的人,人力总是有限的。能够征服天地之间的事情的,不可能是人,而只能是神。在道教中,神就是道,道就是神。神的力量就是道的力量。人的力量和道的力量相比,总是渺小的。人的力量有一个限度,不可能无限制,更不可能无限制的膨胀。

       人力的无限制膨胀只能在诗的语言里,只能在童话故事里面,不可能变成现实。如果把精神上的力量、诗歌中的力量,变成现实的行为,人如果自以为在人和自然界的关系中,可以为所欲为,可以征服自然,就一定会造成极大的灾难。这已经为近五十年的历史所证明了。

       人们常常喜欢举出《道德经》的二十五章的一句话,称“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并且,自我陶醉地认为,在道家思想中“人”和道、天、地具有平等的地位,因为都“大”。可是,人们忘记《道德经》的第四十二章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人是属于“三”的范畴里的,是天地产生以后,才衍生出来的。从发生学上来说,人不过是万物中的一种。从发生学的角度观察,人在产生的时候,得到的天地之间的元气的量,尽管比较其他万物要多得多,但是同天地比较起来,那是微乎其微的。

       人们还常常举出《抱朴子内篇》、《西昇经》和《养性延命录》里一句话,那就是“我命在我,不属天地”,以此来说明,人具有不属于天地的潜能,或者说人的命运是天地无法控制的,人的力量是天地无法干预的,等等。道教这个思想无疑是非常珍贵的,在中国乃至世界的思想宝库中是闪烁着耀眼的光辉的。不过,人们可能也注意到道教这样一句话,只是出现在金丹修炼的领域里,而不是一个可以放置在人生所有领域里的普遍真理。《道德经》的第七章就说过,“天长地久。天地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人的寿命只有百年,如果按照道经中说的,人的全寿最多也不过是120年到180年。这就是说,人的寿命很短很短,同天地的寿命相比较,真是弹指一挥间。

        地球只有一个,对于人来说,生养人的天地也只有一个。我们的生存要依靠这个天地。在物质文明高速发展的时候,我们无论如何不要夸大人的力量,不要忘乎所以地不爱惜天地自然,要尽量少破坏自然环境,少产生污染废料,因为,人类不可能再制造出一个地球,人类也不可能再有另外一个天地。我们只能够走《道德经》第二十五章所说的道路,“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今天如此,今后仍然如此,哪怕物质文明有更高度的发展,也永远如此。因为我们是依靠天地养育和生存的人,而不是神。构建和谐的社会,责任在我们人类自己。

    来源:道教之音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