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君台记

    时间:2022-05-09 浏览:96

        到鹿邑城东北不远处,去老君台,传说是老子升天的地方。尽管我基本不信神更不信鬼,却仍然兴致高涨,纯粹在于神话传说超平常人想象的那种神秘而又神奇的魅力,已不介意有或没有,也就不存在信或不信的心理障碍。老子创立并铸就中国道教教义的经典著作《道德经》,是伟大的思想家哲学家;老子就出生在今属河南的鹿邑东太 


    清集,姓李名耳,字伯阳,号老聃。我列举这两件确凿无疑却也几乎任人皆知的事实,仅仅是要证明老子曾经是一个大活人,不属我们远古洪荒时期那些神话传说里的人物。但今天在这里,真实的老子被神化了,演绎出升天的神话。尽管我信不下,却反而来了兴致,想看看老子的崇拜者们,给他创造出了怎样一个神秘莫测到可以沟通天上人间的老君台。

        在如注的大雨里走到老君台前,我稍觉失望,一个让老子成神升天的地方,规模很小,甚为简陋,几乎感觉不到仙气神韵。细看了,是一个圆柱形高台,比我想象中的高度差得远了,不过十多米,仅有三十二、三级砖铺台阶。构筑这个圆柱形高台的砖头显得陈旧,泛着某种历史的沧桑,让我感受到仙风神韵的神秘感。踏着被踩踏得溜光的青砖台阶拾级而上,台顶几间庙宇式的房屋,也比我想象中的建筑规模相差甚远,甚至觉得粗糙,太不精细,太不讲究,这是老子升天的地方啊!老子的塑像端坐房中,无法判断像与不像,却泛不起任何神秘的气氛,须知老子本身早已被笼罩上半人半神的神秘色彩了。企望领受神话之神秘的心理似乎没有满足,便平静地走下高台来,然而一个意料不及的神秘到令人震惊的事件摆到眼前——

        一位朋友把我引到圆柱高台的西侧,那儿载着一个注释盘,盘里有一排已生出锈的炮弹。听了这些炮弹的来龙去脉,岂止神秘,已经使我发生头发竖立头皮发紧的生理反应了。

        抗日战争时期,这里已经沦陷。日本侵略者一个榴弹炮班组,对着这个传说中老子升天的圆柱形高台发炮轰击,尽管这高台里不仅没有抵抗力量,而且空无一人,只有一尊老子的色彩脱落的泥塑彩绘塑像端坐其中。几个操着榴弹炮的日本鬼子,想要把它轰击垮塌,夷为平地,其得意和狂妄的姿态可以想象。然而,谁也始料不及的奇迹发生了。一发榴弹炮发射过去,击中本已有些老朽的砖墙,穿进墙内,却未发生爆炸。鬼子炮手以为是哑弹,接连发射,然而既没墙倒屋塌的效果,也没有爆炸声响。发炮的鬼子惊诧莫名了,连续发射的十多发炮弹,竟全都钻进砖墙成了哑弹死弹。几个鬼子莫名其妙,随之得知这是老子升天的老君台,吓得扛起榴弹筒和炮弹溜走了。没人能猜准他们当时的心态,是恐惧,亦或是触犯人道也触犯天道的罪孽感?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这个老君台天天迎来又送走如我一样的观光者,也少不了海外洋人。除了对老子的崇拜以及对神化老子的好奇心,人们还多了一种对日本鬼子十余发榴弹炮不响不炸的真实故事的迷惑莫解,然而谁也不会长久放到心上。某一日,一个年过七旬的日本老者专程找到老君台,在圆柱形的砖砌台墙下跪倒,连连忏悔,连连谢罪。他公开了自己的身份,他就是当年用榴弹炮轰击老君台的炮手。那场罪恶的侵略战争已经过去半个多世纪了,游人和观光客把榴弹炮炮弹不炸不响的故事也只当作奇闻轶事,倒是这个当年发射炮弹的士兵背上了解不开放不下的心灵负担。他作为榴弹炮手,在中国的土地上发射了多少枚炮弹,炸死了多少生灵,炸毁了多少房屋,他也许已经忘记,然而发射到老子升天的老君台上一颗都未炸未响的榴弹炮炮弹,压在了他的心上,这不仅不能忘记,而且愈老愈清晰,负罪感愈深重。他向有关人员毫不含糊地说,一共发射了13颗榴弹炮炮弹,一颗都未响未炸。他说这话之前,在老君台发现并找到了11颗未炸响的炮弹,后来果然又找到2颗,可见当年这个日本炮手的记性。现在,这13颗未炸响的榴弹炮炮弹,就展示在老君台,供国内国外的游人观赏,再由各人自己去破解这个神秘神奇的真实神话。

        我至今解不开。

        如此,初看时本不觉得神秘的老君台,在我,一下子神秘起来,直到现在依旧神秘莫解。

        不过我猜断:那个当年发射榴弹炮的炮手,那个后来跪倒忏悔的日本老人,已经解开了这个真实的神话。 (来自:光明日报) 到鹿邑城东北不远处,去老君台,传说是老子升天的地方。尽管我基本不信神更不信鬼,却仍然兴致高涨,纯粹在于神话传说超平常人想象的那种神秘而又神奇的魅力,已不介意有或没有,也就不存在信或不信的心理障碍。老子创立并铸就中国道教教义的经典著作《道德经》,是伟大的思想家哲学家;老子就出生在今属河南的鹿邑东太 


    清集,姓李名耳,字伯阳,号老聃。我列举这两件确凿无疑却也几乎任人皆知的事实,仅仅是要证明老子曾经是一个大活人,不属我们远古洪荒时期那些神话传说里的人物。但今天在这里,真实的老子被神化了,演绎出升天的神话。尽管我信不下,却反而来了兴致,想看看老子的崇拜者们,给他创造出了怎样一个神秘莫测到可以沟通天上人间的老君台。


        在如注的大雨里走到老君台前,我稍觉失望,一个让老子成神升天的地方,规模很小,甚为简陋,几乎感觉不到仙气神韵。细看了,是一个圆柱形高台,比我想象中的高度差得远了,不过十多米,仅有三十二、三级砖铺台阶。构筑这个圆柱形高台的砖头显得陈旧,泛着某种历史的沧桑,让我感受到仙风神韵的神秘感。踏着被踩踏得溜光的青砖台阶拾级而上,台顶几间庙宇式的房屋,也比我想象中的建筑规模相差甚远,甚至觉得粗糙,太不精细,太不讲究,这是老子升天的地方啊!老子的塑像端坐房中,无法判断像与不像,却泛不起任何神秘的气氛,须知老子本身早已被笼罩上半人半神的神秘色彩了。企望领受神话之神秘的心理似乎没有满足,便平静地走下高台来,然而一个意料不及的神秘到令人震惊的事件摆到眼前——

        一位朋友把我引到圆柱高台的西侧,那儿载着一个注释盘,盘里有一排已生出锈的炮弹。听了这些炮弹的来龙去脉,岂止神秘,已经使我发生头发竖立头皮发紧的生理反应了。

        抗日战争时期,这里已经沦陷。日本侵略者一个榴弹炮班组,对着这个传说中老子升天的圆柱形高台发炮轰击,尽管这高台里不仅没有抵抗力量,而且空无一人,只有一尊老子的色彩脱落的泥塑彩绘塑像端坐其中。几个操着榴弹炮的日本鬼子,想要把它轰击垮塌,夷为平地,其得意和狂妄的姿态可以想象。然而,谁也始料不及的奇迹发生了。一发榴弹炮发射过去,击中本已有些老朽的砖墙,穿进墙内,却未发生爆炸。鬼子炮手以为是哑弹,接连发射,然而既没墙倒屋塌的效果,也没有爆炸声响。发炮的鬼子惊诧莫名了,连续发射的十多发炮弹,竟全都钻进砖墙成了哑弹死弹。几个鬼子莫名其妙,随之得知这是老子升天的老君台,吓得扛起榴弹筒和炮弹溜走了。没人能猜准他们当时的心态,是恐惧,亦或是触犯人道也触犯天道的罪孽感?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这个老君台天天迎来又送走如我一样的观光者,也少不了海外洋人。除了对老子的崇拜以及对神化老子的好奇心,人们还多了一种对日本鬼子十余发榴弹炮不响不炸的真实故事的迷惑莫解,然而谁也不会长久放到心上。某一日,一个年过七旬的日本老者专程找到老君台,在圆柱形的砖砌台墙下跪倒,连连忏悔,连连谢罪。他公开了自己的身份,他就是当年用榴弹炮轰击老君台的炮手。那场罪恶的侵略战争已经过去半个多世纪了,游人和观光客把榴弹炮炮弹不炸不响的故事也只当作奇闻轶事,倒是这个当年发射炮弹的士兵背上了解不开放不下的心灵负担。他作为榴弹炮手,在中国的土地上发射了多少枚炮弹,炸死了多少生灵,炸毁了多少房屋,他也许已经忘记,然而发射到老子升天的老君台上一颗都未炸未响的榴弹炮炮弹,压在了他的心上,这不仅不能忘记,而且愈老愈清晰,负罪感愈深重。他向有关人员毫不含糊地说,一共发射了13颗榴弹炮炮弹,一颗都未响未炸。他说这话之前,在老君台发现并找到了11颗未炸响的炮弹,后来果然又找到2颗,可见当年这个日本炮手的记性。现在,这13颗未炸响的榴弹炮炮弹,就展示在老君台,供国内国外的游人观赏,再由各人自己去破解这个神秘神奇的真实神话。

        我至今解不开。

        如此,初看时本不觉得神秘的老君台,在我,一下子神秘起来,直到现在依旧神秘莫解。

        不过我猜断:那个当年发射榴弹炮的炮手,那个后来跪倒忏悔的日本老人,已经解开了这个真实的神话。 (来自:光明日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