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道德经》(五十七)

    时间:2021-12-17 浏览:147

     第五十七章

      以正治国,以奇用兵,以无事取天下。

      吾何以知其然哉?以此:

      天下多忌讳,而民弥贫;

      民多利器,国家滋昏;

      人多伎巧,奇物滋起;

      法令滋彰,盗贼多有。

      故圣人云:

      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

      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欲而民自朴。

      译文:

      以正治国,以奇用兵,以无事取天下。

      我怎么知道应该这样呢?以此:

      天下越是多忌讳,人民就越是贫穷;

      民间的武器越多,国家就越是陷于昏乱;

      人多技能越巧,反常之事物就日益纷繁;

      法令越森严,盗贼反倒更多。

      所以,圣人说:

      我无为,人民就自然顺化;我好静,人民就自然端正;我无事,人民就自然富足;我无欲,人民就自然淳朴。

      理解:

      用正来治理国家,以奇用兵,以无事取天下。

      我是怎么知道应该这个样子的呢?是因为以下这些。

      天下多忌讳,这些忌讳造成了思想不平衡,这些忌讳无形中给世间很多人断了大财路,而民众仍然贫困。

      民多利器,这些利器,无论是武器还是谋利的工具,都加剧了社会不平衡,说明国家滋长昏庸。

      人多技巧,各种新奇之物泛滥,你有我没有,也加剧了不平衡。

      法令滋彰,那是因为社会盗贼多,而盗贼多,是因为上述各种不平衡,造成的直接恶果。

      法令和忌讳都是思想阻碍,直接造成社会不平衡。利器和技巧则是人与人变得有差别。

      所以圣人,

      我无为,人民就会自然相互制约而自然顺化;

      我好静,各种人就会各种做社会就自然端正;

      我无事,人民就自然富足;

      我无欲,人民就自然淳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