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子:什么是有德之人
·
《老子》是中国人必读之书
·
老子:知道自己不足的人,才是
·
孔子和老子的境界区别
·
历史上有哪四位皇帝御注过《道
·
《韩非子》如何取法老子
·
《老子》10句智慧精髓,道尽
·
老子为何说水最接近于道
·
老子说:“道常无为而无不为”
·
《老子》:淡薄以明智,宁静以
·
老子的“无”指的是暗物质吗?
·
老子说:“大私于大爱之中”是
·
没学会老子《道德经》的这一句
·
老子的“三宝”
·
《老子》为什么在西方受欢迎?
 
   
《老子》是中国人必读之书

    《老子》又名《道德经》,是由二千多年前春秋时期的老子所著。中国的老子,是春秋时著名的思想家,孔子曾称其为"龙"。孔子曾向老子问礼,这在《礼记》中有记述,在《庄子》中也有记述。他说对自己的弟子说:“吾今日见老子,其犹龙邪!” 老子的神秘光环在中国绵延了几千年。他是哪里人?最后又到哪里去了?这是中华文明历史上的一层神秘迷雾,(老子的名字就有三个说法: 李耳、老莱子、太史儋),数千年学者争论不休。《老子》是中华文明的主要源头之一,短短五千余言,以诗韵格言,浪漫隐喻,纵论了由宇宙到人生,由人生扩展至社会、政治、经济的哲理。千百年来,《老子》一方面以其玄妙的智慧吸引了历代的社会精英和普罗大众,另一方面又以其奇奥的隐喻暗语令读者困惑不已。

     数千年来,对《老子》的解读,千人千面,众说纷纭。《老子》之所以晦奥难懂,是因为流传的《老子》版本并非原始文本,在汉代它就已经由一种文本变成了另一种文本了,这从1974年从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帛书《老子》与1993年从郭店出土的楚书《老子》两者之间的区别就可明证,这二个本版有明显的不同。可见,现今我们所读的《老子》版本,无论是王弼的,还是河上公的都不是出自一人之手,而是经千百年来,不同的人,不断衍义、不断“发明旨意”(郭沫若语)而形成。为了说明《老子》,历代有无数的注释、解说,但这些注释、解说本身也是晦奥难通,所以,历代学人为此纷争不已。如当年钱穆与胡适关于老子出生时间问题,各持己见,互不相让,争得面红耳赤。胡适认为老子出生早于孔子,因为有孔子问学于老子为证;钱穆则认为老子出生晚于孔子。二人因此展开争论。据说在一次教授会上,二人相遇,钱穆对胡适说:“胡先生,老子年代晚,证据确凿,你不要再坚持了。”胡适回答说:“钱先生,你举的证据还不能使我心服,如果能使我心服,我连我的老子也不要了。”钱穆与胡适关于《老子》的公案现已成为学界趣闻。其实1993年郭店楚书《老子》出土后,我们才明白:胡适说的老子是春秋末期的李耳,而钱穆说的老子是战国中期的太史儋,并不是同一人,所以他们争论不休。

    老子其人其书恍若横亘千古的迷雾,在中国学界和道教界上空弥漫。对此,两千多年前的那位博学的太史公司马迁都没能说清楚,只能含糊其辞地说:“世莫知其然否。老子,隐君子也”,后代学者就更如雾里看花了。值得庆幸的是,1993年湖北荆门郭店出土了战国楚简《老子》,并公之于世。正是这从历史隧道的深处,透射出来的一束最强烈的光线,拨开了迷雾的一角,让今人看到了希望。

     中国社会科学院郭沂考证认为:郭店楚简本《老子》是一个原始的、完整的传本,它出自春秋末期与孔子同时的老聃,也就是李耳;而今本《老子》,则出自战国中期与秦献公同时的太史儋。所以,老子的名字有三个说法:李耳、老莱子、太史儋还是有一定原因的,只是过去人们将其混为一人了。

       老子曾做过周朝 “守藏室之官”,也就是国家图书馆馆长,是个学识渊博之士。但老子当年“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他的思想从不载入文字。

     侥幸的是,据传当年老子出函谷关时,被函谷关的关令(类似现在海关的关长)拦下,此人虽然只是个小小公务员,却做了一件名垂千古的大事。在老子过函谷关时,由于离开洛邑时过于匆忙,老子忘了带关牒。依照周律没有关牒,不准过关,这正好给了函谷关的“关令尹”一个绝佳的机会。《史记》记载:“关令尹喜日:‘子将隐矣,强为我著书’”。对“关令尹喜”,多年来许多人都将其理解为一个叫尹喜的关令。其实,这个“喜”是喜悦的意思,“关令尹”是楚的官职,类似海关关长。这个关令尹据推测可能就是关尹,也就是诸子百家的关尹子。1993年郭店楚书《老子》出土的同时,还出土了一篇《太一生水》,据李学勤等学者推测为关尹子一系列的文献。若这个论断成立,郭店楚书《老子》就可能是一个原始的、完整的真正的传本,但也有学者认为郭店楚书《老子》可能只是原始传本的一个摘要,因为它只有二千余言而不是五千言。

     正是由于“关令尹”的再三恳请,老子才留下来讲学三个月,共百余天,最后写下了中华瑰宝《老子》,然后骑着青牛出函谷关而去,从此“莫知所踪”了。而“关令尹”的这一偶然行为,却给中华文明留下了薪火相传的哲思种子。

     对于人类文明来说,函谷关的关令尹这一偶然行为,也真是一大幸事!至今,据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统计,全世界翻译最多的古代经典,除了《圣经》,就是《老子》。《老子》在西方比孔子或任何儒家的著作更流行。

   世界古代的经典多为弟子或后人记载纂辑,如《荷马史诗》、《圣经》、《金刚经》、《论语》、《易传》、《对话录》等都属纂辑汇编。而《老子》是古代不可多得的,由作者本人亲自撰写的专著,其在流传的过程中不断有所更改增添,但老子是拥有绝对版权的,这一点毋庸置疑。老子于公元前475年(据郭店楚简推算)左右写下《老子》时,西方的圣哲苏格拉底(公元前470一399年)才刚刚出生。

     老子其人神秘,而《老子》的版本,也是数不胜数。据统计,清代以前,《老子》的版本就有103种。至今,各种校订本更是多达3000多种。道教推崇的版本是《老子河上公章句》,学术界则重视王弼的版本和帛书(1973)、楚简(1993)《老子》。据西方学者统计,迄今为止,可查证的外文版《老子》已有几百种。至今几乎每年都有一两种新译本问世。

    《老子》不但影响了中国几千年, 而对西方世界的影响也是巨大的,甚至形成了学界所称谓的:西方新道家。所以,作为中国人,《老子》是我们必读之书。

点击数:100  录入时间:2019/11/26 【打印此页】 【返回
本站介绍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法
Copyright @ 2005-2011 中国老子网 邮箱:laoziguli00168@163.com
备案序号:豫ICP备09019047号    技术支持:华夏网络

豫公网安备 419109020000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