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观老子《十一章》
·
说无上
·
从“四不”中汲取智慧
·
老子论“无为”:管理也要学会
·
以百姓心为心
·
《老子》第六章:再论道体用之
·
《老子》第五章:多言数穷不如
·
《老子》第四章:返观其道从哪
·
人生“七善”
·
为什么要学习老子《道德经》?
·
《道德经》“四不”箴言之中有
·
“四不”之中有真意
·
道德经的最后一句,到底说了什
·
【于天罡老子是个大善人-《道
·
《老子》第二章:论道的相对与
 
   
《老子》第六章:再论道体用之不勤

                      ☆  如何读《老子》系列 

   【原文】

   谷神不死,是为玄牝(pìn)。

   玄牝之门,是为天地根。

   绵绵若存,用之不勤。

   【译文】

   虚空的道啊永远存在,它就像是幽玄的母体。

   这幽玄母体的形式啊,却是天地演生之根本。

   虽连绵不断与若隐若现,可用起来却又无穷无尽。

   【解读】

   此章又是谈“道本”的篇章之一。其中有几个费解之词如“谷神”、“玄 牝”及“根”等。

   特别是“谷神”一词,除了费解以外,还让人想到老子的天神观,引申出另种余味,对研究老子的世界观与认知观是很有价值的。

   “ 谷”,在汉语里是一词多用,有深谷、虚谷,山谷等,这里主指空旷的意思,或表现为山与山之间的空旷场面。

“谷神”,老子在空旷的意境上面加了“神”的修辞语义,显然是对“道体”的敬畏与推崇。

   而老子对神、鬼的概念,是我一直关注的,如后有其“以道莅天下,其鬼不神。非其鬼不神,其神不伤人。非其神不伤人,圣人亦不伤人。夫两不相伤,故德交归焉。”就这篇章来说,反又看不出老子对“鬼”“神”的敬奉及魅力的认可,否则就不会写出“其鬼不神。非其鬼不神,其神不伤人。非其神不伤人,圣人亦不伤人”的调侃话语。当然,即时于“鬼”“神”“圣人”之用,也只是为了衬托神圣之“道”的,使之“以道莅天下”后,才可让所有人事均不“相伤”的“德交归焉”呢(第六十章)。 看该章意图,我们基本可以认定在老子的思想意识里,是没有如当代人其过分“人为”化了的宗教情结的(虽然佛教、道教起于以后),虽然之前西周有过长期对天神的敬畏与推行,但到了东周末年的老子时代,其观念的拓展已经从儒礼(周礼)的封闭和对天神的“迷信”、却过渡到了一个认知视野的现实观与客观性,故而从老子开始到秦朝统一的近300年间,就涌现出了一大批在世界思想史上独占鳌头的中华古哲学家、思想家以及划时代的文学家,到司马迁为止(或截止于他的时代),便给以前那些具伟大“现实”意义“先秦诸子”画了一个完整的句号。

   尽管如此,就此章的“谷神”来说,老子对“神”的概念还是颇有景仰之意的,当然重点是对“道”的敬仰,譬如“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而“自然”,在老子的世界观里为最高等级,即使有了“神”的存在,但也不过是自然形态的一分子,亦没有“自然之道”的博大与神圣。这是一种客观、智慧与真实的认可,加上他的尚可“及吾无身”与践于现实(实际)地仁爱、慈爱普遍民生,所以他在敬奉天地演生形式的“无”与“为”的同时,便惺惺的缔造了远古最高文明形式的《道德经》。当然“神”,显然只是老子景仰的神威之力,未能把“神”定义到能握住人类整体命运的夸大地步。

   “玄牝”。“玄”谓黑色、深邃、幽远、博大与玄妙。“牝”,为母鹿(“牡”为公鹿)。鹿为古代势力人家饲养的善兽,贵重亦普遍,所以老子常用“牝”之母性来比喻“善”及根本,如同以水来形容“善”一样。“玄牝”,也就形容于宏大幽玄的“母性之根”。

   就老子针对母性(女性)问题,我们来个小小插曲:在看待于女性方面,老子与孔子的观点是不一样的,老子崇仰母性或尊重女性,孔子不然。“子曰: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论语·阳货》)。究其原由,我们可以如此看待:即孔子以了“士”的风采和政治意图,把实施的重点直接放在了社会“上层治理”的阶面上,老子却把实施的重点放在了其根本细节的“社会分子”之中,规导人欲观念及根本问题。而且无论上层权贵还是下层庶民,所涉及到的都是要对“社会分子”的心理细化与塑造(“见素抱朴,少私寡欲”),从欲能之本予以治理(“不尚贤。使民不争”),所以老子比孔子在思想还是更“深”一筹(所以孔子几次问礼老聃)。

   再而老子是治政治心,孔子是治政治人,即治人的行为规范,按老子的话说叫“以为文”,即指导于人的行为规范。这也说明了儒家与道家(只能说是老子)的治理方针以及价值定位还是很有区别的。然而,就在运用儒家思想的封建时代,女性往往不被尊重和没有多少社会地位,家里“三妻四妾”也一般只作佣人看待,只是期待有了继承父业的乖儿子,其“女性”(母性)地位才可重见天日。

   回到章节:“谷神不死,是为玄牝。玄牝之门,是为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此章甚短,老子却又来了一个小小迂回论道本。“谷神”其宏伟的虚空之道它是永远存在的,就像幽玄的母体之根本,虽然连绵不断或若隐若现,可实用起来却无有穷尽。即此观测,说明了老子的深邃与伟大。

   老子写作此篇,确已表现出了一段悠闲心理,亦以行吟方式营造此篇,尚有悟道之后的开怀热情,再而淡然以对的轻意道出——“谷神不死,是谓玄牝”,而且“绵绵若存,用之不勤”,即感慨于“根”“柢”之“道”的信心与满足,又坚信于自己的发明与成果。

点击数:828  录入时间:2016-12-13 【打印此页】 【返回
本站介绍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法
Copyright @ 2005-2011 中国老子网 邮箱:laoziguli00168@163.com
备案序号:豫ICP备09019047号    技术支持:华夏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