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论老子的治国理政思想
·
【言】两个字,读懂老子的智慧
·
老子的清静思想
·
观老子《十一章》
·
说无上
·
从“四不”中汲取智慧
·
老子论“无为”:管理也要学会
·
以百姓心为心
·
《老子》第六章:再论道体用之
·
《老子》第五章:多言数穷不如
·
《老子》第四章:返观其道从哪
·
人生“七善”
·
为什么要学习老子《道德经》?
·
《道德经》“四不”箴言之中有
·
“四不”之中有真意
 
   
关于中国文化哲学的反思

  过去二、三十年,文化哲学在中国哲学界迅速成为显学,不仅自身的研究领域逐步拓宽,而且渗透到其他哲学研究领域和哲学问题域中。然而,文化哲学在迅速成为热点的同时,自身也面临着一个重要问题,即它的理论边界比较模糊。

具体说来,目前在中国学术界,文化哲学的范畴包容了文化学、人类学、文艺学、历史学、社会学、哲学等众多学科中差异颇大的理论学说,以至于人们习以为常地谈论文化哲学,而细追问起来,却很难说清文化哲学的确切规定性。由此我们可以断定,中国的文化哲学还处于起步、初创、泛化而不精细的阶段。在这种情况下,对中国的文化哲学研究状况和发展前景做一些比较清醒的反思和自我批判,显然是十分必要的。

  中国文化哲学的现状素描

  在西方思想史上,文化哲学的兴起和发展相对而言是一个自觉的进程。如果按照大多数研究者的看法,把意大利著名思想家维柯确定为文化哲学的创始人,那么,西方自觉的文化哲学已经有近300年的历史。经过文德尔班、李凯尔特、卡西尔等新康德主义哲学家,以及其他哲学流派的共同努力,文化哲学在西方已经成为十分有影响的哲学形态。以致卡尔·曼海姆在《文化社会学论要》中明确判定,在今天,“我们所有的科学(除自然科学外)都已经成为文化的科学,而我们所有的哲学则都已变成文化的哲学。”

在中国,情况有所不同,这里没有发生从意识哲学向文化哲学的明显的转折。在某种意义上,从先秦起,中国的传统哲学一直属于实用理性或实践理性,所以,总是自觉不自觉地同文化密切相关,带有某种文化哲学的色彩。然而,这种意义上的与文化相关的哲学同自觉的文化哲学研究还存在较大的差距。从现在掌握的文献来看,中国学术界较早自觉的且影响较大的文化哲学研究应当确定为20世纪30年代初朱谦之的《文化哲学》。

随着一批关于文化哲学的研究成果的出现,文化哲学开始走向自觉。由于文化哲学的触角已经延伸到社会生活和个体生活的所有领域和所有层面,同时,由于不同的文化哲学理论体系在基本的哲学范式方面存在很大的差异,因此,目前的文化哲学呈现出多样化的、发散的状态。如果认真加以梳理,从目前中国的各种文化哲学理论中,可以概括出以下几种主要的类型。

  实证性的文化哲学。这种形态的文化哲学与其说是文化哲学,不如说是文化学研究或文化问题研究,它主要偏重于文化学、人类学、文化人类学等实证性文化理论研究。

  不自觉的文化哲学。同许多应用性的部门哲学相比,文化哲学不是一个独立的、封闭的、完整的哲学研究领域,而是内化于许多哲学研究领域之中的一个研究层面、研究视角或研究范式,因为许多哲学研究领域在深层次上都涉及到人的生存方式问题,即文化的问题。

  非反思的文化哲学。不少研究者在没有对文化哲学做任何前提性反思的情况下,直接非反思地使用文化哲学的概念,把涉及到文化现象的任何哲学理论研究都不加分析地称之为“XX的文化哲学”。

  知识学的文化哲学。我们用“知识学的文化哲学”,主要是描述那种在一定程度上受意识哲学影响的文化哲学研究,其最主要的特征是在划分现象和本质、表层和深层、偶然和必然、现象与规律等二元对立的前提下,抽象出文化现象或“作为整体的文化”、“作为总体的文化”的普遍特征、一般规律等,从而建立起关于文化的一般性的和普遍性的知识体系。

  范式性的文化哲学。作为哲学范式的文化哲学同知识学的文化哲学的主要差别在于,它的宗旨不停留于关于文化现象本身的反思,不是建立关于文化现象或文化总体的一般性和普遍性的知识,而是透过文化的深刻反思,提供一种理解人的生存和人类社会历史的新视角。

  关于中国文化哲学状况的深度分析

  过上述几种主要类型的文化哲学的描述,可以看出,目前中国的文化哲学还呈现出缺少自觉的领域意识、明确的边界意识和清晰的理论定位的状况。这显然是中国文化哲学研究的主要缺陷之一。

  第一,从直接的原因来看,中国文化哲学的兴起面临着复杂多样的文化景观和丰富多样的思想理论资源,因此,虽然在统一的文化哲学的旗帜下,人们的理论指向和价值偏好却呈现出多样化的特征。

  第二,从深层的原因来看,中国的文化哲学虽然对本土的和全球性的重大文化问题,以及丰富的思想理论资源十分关注,形成了处处谈文化的热闹局面,但是,在深层次上,并没有真正实现从意识哲学向文化哲学的转变,因此处于自发和泛化的状态。

  走向中国文化哲学研究的范式自觉

  依据上述关于中国文化哲学状况的表层素描和深层分析,我们可以得出一个初步的结论:眼下推动中国文化哲学研究走向深化的首要任务,不是在实证性的、不自觉的、非反思的、知识学的、范式性的,以及其他类型的文化哲学中简单加以比较和取舍,或者对文化哲学的主题和课题加以规范和划界,而是在尊重多样性的前提下,引导文化哲学研究形成自觉的范式意识,真正实现由意识哲学向文化哲学的自觉的范式转换。这是一个很复杂的课题,我们在这里可以提出初步的思路。

  第一,文化哲学的理论定位的根本问题是必须明确,文化哲学不是与经济哲学、政治哲学、公共哲学、科学技术哲学等相并列的,关于具体的实证性的文化现象的狭义的部门哲学,而是关于内在于人的所有活动领域和社会运动领域的文化精神和文化模式的自觉反思的一种重要的哲学范式,是可以内在于所有哲学研究领域的一种哲学范式。

  第二,在共时的维度上,文化哲学作为一种新的哲学范式,其重大突破在于,它不再像意识哲学那样,只停留于对生活世界的一般特征的外在抽象,或者按照自然科学的普遍化原则把生活世界抽象为剔除了特殊性和个别性,摆脱了价值和意义的理论化的形而上的实体,而是通过回归文化而真正回归了生活世界。

  第三,在历时的维度上,文化哲学作为一种新的哲学范式,其重大意义在于,它不再像意识哲学那样,从外在的普遍性和必然性去描绘历史,而是依据历史的文化内涵及其演变从历史本身去阐释历史的内在机制,提供一种新的历史解释模式。

  要克服传统历史观按照历史之外的某种尺度来编写线性决定论或机械决定论的历史模式的误区,还历史本来的丰富多样的内涵,就必须回到人类实践活动的丰富的文化内涵,确立起文化哲学的历史解释模式。只有这样,历史才不会是一种受制于人的活动之外的铁的必然性的自然进化论和线性决定论进程,而是充满文化创造力的人的历史进程。这显然是自觉的文化哲学的真正落脚点和现实关怀。

点击数:619  录入时间:2016-7-24 【打印此页】 【返回
本站介绍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法
Copyright @ 2005-2011 中国老子网 邮箱:laoziguli00168@163.com
备案序号:豫ICP备09019047号    技术支持:华夏网络

豫公网安备 419109020000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