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言】两个字,读懂老子的智慧
·
老子的清静思想
·
观老子《十一章》
·
说无上
·
从“四不”中汲取智慧
·
老子论“无为”:管理也要学会
·
以百姓心为心
·
《老子》第六章:再论道体用之
·
《老子》第五章:多言数穷不如
·
《老子》第四章:返观其道从哪
·
人生“七善”
·
为什么要学习老子《道德经》?
·
《道德经》“四不”箴言之中有
·
“四不”之中有真意
·
道德经的最后一句,到底说了什
 
   
函谷足音:老子和关令尹喜的情景对话

函谷足音:老子和关令尹喜的情景对话
来源:中华读书报

        在当代喧闹之中倾听两千五百年前智者的空谷足音会分外清晰。发掘道家的养生之道、养心之道、养性之道,或可给诸君一面护心镜、一副藤子甲,免得被四面飞舞的流矢伤心伤身。此话怎讲?听我道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精神卫生中心2009年初公布的数据显示,我国各类精神疾病患者人数在1亿人以上。这数字说明我们对内

    心世界的忽视。2005年,中国卫生部副部长说,中国知识分子的平均寿命仅为58岁,比普通人平均寿命少10岁。读到此处不禁扼腕长啸。知识本应增加寿命。我们不禁要问:读圣贤书所为何事?救世济民我赞成,求职谋生我也不反对。不过,知识还有求得身心健康的目的,读书万卷不知反躬自问,忘了自我修养,必为古人所笑。
    孔门弟子登车揽辔,有平天下之志。此固然不错,但我们要知道,古人舍得大量的时间欣赏自然、文化以及历史的美,不断检讨端正自己在宇宙社会的位置,追求健康合理的身心生活。此儒家有之,道家更甚。儒道两位兄弟,理应互补,不宜独尊。当今世界物质日趋丰富,可惜工作之劳、子女之累、物欲之诱把现代人紧紧缠住。更可叹的是,身心交瘁的诸位,还要装出好汉淑女,此欺谁乎,欺天乎?自欺乎?

    你看最近富士康连续跳楼事件,各地发生持刀攻击儿童事件,说明我们在物质不断发展的今日忽略了精神领域的和谐。马可波罗游历元代中国,说中国人聪明智慧,可惜不注意自己的灵魂。读到此句,我们真惊出一身冷汗。其实中国人如此,西方人也差不多。据我旅美三十年观察,美国人素称乐观,但在工作生活家庭的压力下,很多人处于身体和精神的双重亚健康状态下。现代文明在这点上倒是实现了全球跨文化交流。古今中外的大智慧是相通的,大谬误也是相连的。

    我相信茫茫宇宙之中存在着超越人类意志的力量,它宏大壮美、寂寥无限。在它面前我们的是非得失实在微不足道,我们一生不过是老子说的“道生之,德畜之,物形之,势成之”而已。和谐社会要人与人之间的和谐,也要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谐,更要人内在世界的自我和谐。解救人类苦恼,非与大道挂钩不可。所以中华文化的复兴,不能只靠孔子,还要借助老子的启迪。

    老子的崇拜者确实不少,不但孔子钦佩老子,连几千年后异国他乡的人也崇拜他。老子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呢?关于老子的故事不少,可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还真是个大难题。司马迁离老子的年代比我们近得多,他也碰到过这个难题。司马迁花了18年心血,写下50多万字的《史记》,关于老子却很简短:

    老子者,楚苦县厉乡曲仁里人也,姓李氏,名耳,字聃,周守藏室之史也。孔子适周,将问礼于老子。老子曰:“子所言者,其人与骨皆已朽矣,独其言在耳。且君子得其时则驾,不得其时则蓬累而行。吾闻之,良贾深藏若虚,君子盛德容貌若愚。去子之骄气与多欲,态色与淫志,是皆无益于子之身。吾所以告子,若是而已。”孔子去,谓弟子曰:“鸟,吾知其能飞;鱼,吾知其能游;兽,吾知其能走。走者可以为罔,游者可以为纶,飞者可以为?。至于龙,吾不能知,其乘风云而上天。吾今日见老子,其犹龙邪!”老子修道德,其学以自隐无名为务。居周久之,见周之衰,乃遂去。至关,关令尹喜曰:“子将隐矣,强为我著书。”于是老子乃著书上下篇,言道德之意五千余言而去,莫知其所终……世之学老子者则绌儒学,儒学亦绌老子。“道不同不相为谋”,岂谓是邪?

    这样看来,《道德经》是老子西行隐居前给世人的最后赠言。这临别赠言只有短短的五千多字,是把守关卡的官员好说歹说要来的。老子看到周王朝的衰落,决定弃国隐居。走到函谷关。《列仙传》的记载属于神话传说一类:“老子西游,关令尹喜望见有紫气浮关,而老子果乘青牛而过也”。不过司马迁可是说的历史,关令尹喜坚持请老子留下著作再走,“子将隐矣,强为我著书。”这“强”字两千年后还让人笑出声来。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当时的老子西行在函谷关的“情景对话”:

    关令尹喜:在下关令尹喜,镇守天下重镇函谷关。不过有人说不是函谷关,是大散关。连我也弄不清楚自己在哪里了。正是:笔走龙蛇皆为史,函谷大散都是关。在下连日在衙无事,未免到三街六市闲走耍子,却见紫气东来,岂不蹊跷?且慢,一老者骑青牛飘飘而来,莫不是天将降贵人于此?未免上前询问一番。请问先生贵姓?

老子:姓李。

关令尹喜:呃,原来老子不姓老,姓李。李老先生大名?

老子:单名耳字。字聃。关令尹喜:籍贯?

老子:楚国,苦县,厉乡,曲仁里。

关令尹喜:瞧这县的名字。从何处来?

老子:从红尘深处来。

关令尹喜:往何处去?

老子:往空蒙远方去。

关令尹喜:户籍何处?

老子:大周首都洛阳。

关令尹喜:现居何职?

老子:周守藏室之史。

关令尹喜:您老别文绉绉的。直说您这是什么官儿?

老子:大周国中央图书馆馆长。

关令尹喜:呃,部级干部。李馆长,拿护照来。

老子:什么护照,两千多年以后才发明呢。

关令尹喜:你老真有先见之明,那拿关牒吧,带周天子签字盖章的。

老子:也没有,临走没跟那老头儿打招呼。

关令尹喜:没有好说,留下点东西再走。

老子:(自言自语:这分明是索贿)留什么?

关令尹喜:当然是您最宝贵的东西了。

老子:我什么最宝贵?我只有青牛一头。

关令尹喜:牛您老留着骑吧。您老最宝贵的当然是您的思想了。有了平淡之福,无欲之境,一头牛算得了什么。留思想吧,您老。

老子:思想怎么个留法?莫非要老夫这颗头不成。

关令尹喜:不敢不敢。以后强汉文景之治,大唐贞观之治,2500年后的和谐社会还都靠您这大脑袋呢。

老子:牛也不要,头也不留,你索贿不得,莫非刁难老夫不成?

关令尹喜:不敢。请您老耽误几天时间,把您对世界的看法,对世人的忠告,对人生的感慨一一写下来再走不迟。也免得子子孙孙被那物欲横流逼得或者投河觅井或者挥刀向人。

老子:不写。

关令尹喜:真的不写?

老子:真的不写。

关令尹喜:果然不写?

老子:果然不写。

关令尹喜:李部长,您这是何苦?

老子:老夫一生以自隐无名为务。曾说“知者不言,言者不知。”这一写岂不是自打嘴巴,成了无知之人。

关令尹喜:要是您这河南李老师不说话,咱华夏神州从今往后几千年就听山东孔老师一个人的了。

老子:哪个孔老师?

关令尹喜:您老贵人多忘事。就是跟您问礼的鲁国人孔丘孔仲尼孔老先生,后人叫他大成至圣师孔夫子的那位。

老子:呃。那山东大个子确实跟我问过礼。我说你提的古人骨头都腐朽了,你自己要去骄娇二气,说了他一顿,他也就气走了。

关令尹喜:听说孔老师不但没生气,反而吓傻了,琢磨您的话,三天愣没说话,事后还夸奖您是龙来着。

老子:这人还算谦虚,希望千秋万岁之后他的学生别忘本,把这百花齐放大好传统变成他们老师一个人有理了,兼容并包才好,千万别独尊谁罢黜谁。就是我说的话,也切莫太较真。这才对得起我们当祖宗的。

关令尹喜:言之有理。不过只怕身后的事情,您老管不着呢。

老子:此话怎讲?

关令尹喜:谁让您是圣人,不是神仙来着。再说解放全人类,也不能靠神仙皇帝。您要是为后人担忧,就写点东西再走。

老子:也罢。看在苍生面上,我也只好勉为其难了。

关令尹喜:此话当真?

老子:此话当真。

关令尹喜:果然当真?

老子:果然当真。

关令尹喜:Really?

老子:请你别说英文,OK?

关令尹喜:OK啦。

老子:我写就是了。

关令尹喜:圣人不打诳语。

老子:“与善仁,言善信”嘛。咱们就写起来。

关令尹喜:好!好!好!小的们听着:预备下净室三间,舀来清泉十瓢,蒸上粟米三升,泡上口蘑二瓮,炖上雁肉一盆,熬好蕨菜一缸,再准备好竹片儿、木板儿、小刀子儿、小绳儿,大圣人要在咱家写书了。

老子:不必不必。周室衰落,天下将乱。我在这滚滚红尘度日如年。我呆不了几天,用不了那么多粟米、口蘑、雁肉、蕨菜、竹片儿、木板儿、小刀子儿、小绳子儿。这些都给山东的孔老师留着吧,他话多,学生多。再者说了,五百年后秦始皇那老小子要焚书坑儒,咱也犯不上给他准备木料儿、竹片儿、绳头儿点火玩儿。我过关要紧,只写五千字。

关令尹喜:五千就五千,有您这五千字,我也不当官了。

老子:五千就五千,有我这五千字,怕是天下要多事了。

关令尹喜:圣人过谦了。您是讲无为而治的,大家伙清静还来不及那,岂能多事。

老子:“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我这“无为无不为”的大道理说出来,怕是世人不懂呢。

关令尹喜:古往今来芸芸众生,天下之大,难道没有一、二知音不成?

老子:罢罢罢,前有大漠流沙,后有滚滚红尘,我小留几日给海内外几个知音凑个趣也就是了。

关令尹喜:您老费心了。不过我这索贿行为……

老子:您的索贿,有文化内涵。您也不为自己要东西,是为天下人找方向。玄之又玄,众妙之门,我的有些话倒是满世界头一次有人说。

关令尹喜:难怪人说“老子天下第一”。

老子:彼老子非此老子。

(二人相视而笑:哈哈哈哈!)

关令尹喜:大圣人请!

老子:关令先生请!

关令尹喜:全世界听着!醒醒吧!要打雷啦!天要亮了!(抱拳,致敬)。

老子写完《道德经》以后到哪儿去了呢?司马迁说了五个字:“莫知其所终。”老子写下五千多字的《道德经》以后就飘飘而去,没有人知道他的归宿,留下不尽的空谷足音。司马迁真是大手笔,老子著书这一段文字写得又悲凉又幽默。上面的想象的对话就是想表现这种幽默。悲凉的是,老子出关时,身后是喧嚣的滚滚红尘,面前是沉寂的大漠流沙,孤独的哲人就要遁入时空的永恒,他的伟大思想就要永远消失了。读史到这里,不禁让人像陈子昂一样感觉“前不今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在关令尹喜的强求下,老子只好著书上下篇,言道德之意五千余言而去。如此看来,《道德经》是老子西行隐居前的最后赠言。在紫气霞光中,老子把一生体会化作最后忠告留给世人。这写书过程却让人五千年后还忍俊不禁。看来《道德经》是老子过关的买路钱。也难为尹喜,他在老子隐居前,为自己、为中国、为全人类索取了一份精神厚礼。不要小看这好歹要来的五千字,汉朝的文景之治、唐朝的贞观之治都是靠它成为中国历史上最辉煌的时代,我们今天的和谐社会也要借他老人家一臂之力。

这样看来,这关令尹喜也不简单。中华民族应该全体起立,向关令尹喜致敬。孔子聚众讲学,弟子三千,得意门生就有七十二人;老子自隐无名,只有学生一名。《道德经》就是尹喜强要的老子讲义,它太短了,甚至不是讲义,而是五千字的教学大纲,还是这唯一的学生强要来的。这大纲可是不得了,每一个字都是一颗闪烁的星斗。我敢断言,这五千颗星,在不久的将来,将以和谐智慧的光芒,照亮全世界每一个人的心。

点击数:1257  录入时间:2015-7-3 【打印此页】 【返回
本站介绍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法
Copyright @ 2005-2011 中国老子网 邮箱:laoziguli00168@163.com
备案序号:豫ICP备09019047号    技术支持:华夏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