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哲学思想的时代变化和辩证应用

    时间:2022-01-20 浏览:140

    社会发展了几千年,许多东西都变化了。《庄子》说:“知其愚者,非大愚也;知其惑者,非大惑也。大惑者,终身不解;大愚者,终身不灵。”比如一个销售人员,如果一年做个两三千万的小成绩,就感觉自己像愤怒的小鸟一样可以为所欲为到处乱飞的话,这个销售人员的成就也就到此为止,一年做几个亿对他来说已经失去了可能性。

        因为他做了一点点小成绩就让所有人知道他不得了了,向所有人以此为资本进行显示炫耀,这个销售人员的境界比庄子说的“知其愚者”的境界还差一些,还没有达到自知的地步,停留在不自知其愚,反自以为是的层面,这些是庄子的时代能够看到的,但有些是看不到的,比如现在的网络,飞机等。从这个角度讲,庄子说大惑者终身不解,管理中完全可以不研究大惑,我们可以就研究如何提升绩效的小惑,小惑的核心,是对人性的把握。有时管理者出发点是好的,但因为方法方式问题,可能会引起被管理者的不满、内心抱怨等,事与愿违。

        从辩证法的角度看,庄子的许多思想也要灵活地理解。《庄子》说:“犬不以善叫为良,人不以善言为贤”。在过去传媒不发达、没有互联网的时代,这话是对的,但现在不行了,官方都要开微博,必须恰当地、及时地“言”,许多组织都有专门的公关发言部门。或许庄子的本意,是主张人不需要过分张扬,言过其实,夸夸其谈,但从内涵和外延的扩张理解来说,会叫的孩子有奶吃,会说话不会在媒体发达的时代遭受因为言语不当的遭难,这是真的。

        从中我们不难看出庄子思想中的9大管理手段

        一是要减少纷争、运用庄子式冲突管理(当然冲突管理的研究源于西方,其中有一部分手段和庄子管理学宗旨有些不同);

        二是要减少每个人所受之压抑,在尊重每个人的不同状况与诉求的基础上,促进个人潜力充分发挥;

        三是领导者不要过分追名逐利,并且更多以服务者姿态出现,而非对部下施以过多强迫和管束;

        四是尽可能减少员工的工作压力和心理负担、去掉不必要的活动和行为,尽可能使之轻松自在,从而节约人的体力和智力,并增加其满意度;五是鼓励和宽容人的潜力的充分发挥,激发人内在的成就动机和道德动机等,而非过分依赖外在奖惩,使人能够比较不在乎成败得失,而能充分发挥自己力量;

        六是以各种手段促进和保持成员之间的和谐、融洽、互相尊重,避免互相破坏;

        七是加强道德修养方面的知识管理,提高全员的修养,尤其是将与其他8种手段相关的知识在全员中普及,并使员工在需要这些知识时可以迅速获得,并经常能不自觉地接触到这类知识。其中科学性较强的是:人格测量、社会心理学与组织行为学、情商(主要参考GolemanECICooperEQMAPDulewiczandHiggs(2000)等研究)等,以及宗教知识(主要是佛教等)等。这些知识可以以理论、最佳实践等形式体现。

        八是对于自认为不好的行为可以指出来,但不应使对方感到不适,从而导致敌意,而是要给予对方充分的尊重;

        九是摒弃单纯的本位思考,掌握博弈论和系统动力学的分析工具,通过双边和多边协商,实现整体利益最大化,而不是在忽视他人利益的基础上追求自身利益。

        结束语

        《金刚经》中的意识形态出发点要求“无人相无我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并说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研究《庄子》哲学思想,以佛家为内力,以管理应用为客体,或者能带给读者更多的体悟和升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