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花与老子道

    时间:2021-12-09 浏览:105

    菜花之道

        我漫游过苏州香雪海,也访梅于金陵梅花山,漫行于黄河故道梨园之间,饱览过桃源的灼灼其华,然家乡的独特的菜花之美,是最荡人魂魄的。

       菜花是不事修饰的自然呈现,是不听催促的如期赴约,其不与杏花争芳,不与桃花争艳,身处乡野之间,房前舍后、田间垄头、河畔草滩到处可以见到它的身姿。也许你看惯了牡丹的华贵、玫瑰的艳丽、水仙的玉立、莲花的清秀,并不能感受到它的美,因为它真是太普通、太寻常了!甚至可以讥笑他来自乡野,是路边的野花,不在花册、不入花流。。。田间的一支菜花只有四枚小如蜂翼的花瓣,呈十字形排列,缘下盘上,渐次绽开,姿丰势旺,形成了一个错落有致的金色小塔,那纯粹的黄,黄得逼眼,这种实在、厚重的黄,流露出对泥土的感恩与依恋,在五行当中,黄色本来就是土的象征。然而,土者,居中央,有尊贵之喻,在易经里还有云:“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可见,菜花之黄,虽为普通,却暗有尊贵,厚德之意。菜花,是油菜的灿烂青春。当你信步垄上,或伫立田间,那满畦顶着黄花的油菜,香气习习、亭亭玉立、丰满滋润,面对金黄的花海,铺天盖地的如海浪般向你扑来时,你会感到一种动人心魄的震撼,一种荡气回肠的惊喜,原来是它的美来自于它的朴实无华、清新淡香、谦卑沉静,来自于它的群英众秀,它的无垠之广,它的规模之宏!那焕灿出荣茂浩瀚的大美印在了这座城市的心里,让它为之感叹,为之神往,为之倾倒!

       曾经沉寂了千百年的乡野之花,宛如一面神奇的镜子,可以照出人们的心中的轻灵、高洁与坦荡。农民是无心栽花的,种油菜只为稻粱谋,收获菜籽油而已,孰料不经意间便种出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菜花淳朴、本分、寻常,并无富贵之气、倔强之情、娇艳之状。它是羞涩的,悄悄地绽放,默默地凋谢,有如一位从未出过远门的村姑。也许是因为它太朴素、太寻常、太谦逊了,也许是因为它载不动殷殷款曲和深深情怀,所以尽管它不在深闺,但并未被许多人赏识。有几人曾移它栽入盆中?有几人曾掐它戴在发间?在我们这样一个赏花之风日盛的国度里,当春天之桃、夏日之荷、秋时之菊、冬岁之梅纷纷定格在人们的审美视野之中的时候,菜花竟被人们冷漠地遗忘了,遗忘在野草离离的阡陌间。在我的记忆里,古人吟咏菜花的诗句就不多见,常念到的似乎只有范成大的“梅子金黄李子肥,麦子雪白菜花稀”,只有杨万里的“儿童疾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

       看菜花和传统的赏花终究还是不同的。它是贫民的,乡野的,人们食其实而不记其味,见其影而无视其美,是因为它卑下的地位还是无名的身份?龚自珍虽然有说“落花不是无情物”,然而菜花的卑微低调的劳作,却成就了一个城市:菜花刚开,花粉肥厚,便有数不清的蜜蜂翩翩飞来,酿出鲜甜的蜜。菜花加蜂蜜,又是一种极好的药,被欧洲称为“穷人的医生”。菜花谢后,油菜就结出了紫黑色的果实,菜子榨出浓稠的香油,香酥了悠悠岁月里一个个苦涩僵硬的日子。在那古老的岁月里,用之点灯,伴着多少圣贤与名人,读了无数黄卷。多少修真之士,为之环保,为慈悲之心而戒杀放生,只用此香而不腻的平淡“清油”作为饮食之用。故此花,即有观赏性,更具实用性,比那些只有其名而无其实的花,是不是更来得实用呢。那一片片的菜花地,是人们眼前的一抹亮色,是他们心中的一股期待,是他们生活里的一种慰藉,是一整个城市的乃至国家的希望!

       道德经有云:知其荣,守其辱,为天下谷。为天下谷,常德乃足,复归於朴。是以圣人欲上人,以其言下之,欲先人,以其身后之。事物得时得理,如草木逢春,荣贵显达,高亢其上,骄肆于天下,然一切富贵荣华,始终不能长久,要学菜花的精神,不用表白自己的长处,自己的功劳和名声并不难,时常提醒自己不要得意忘形因而自取其辱,要象菜花一样,不图名份,不争芳华,谦恭自卑,淡泊明志,宁静致远,仁爱宽宏,只有原始的,真朴的,谦卑的才具有无限的生命力,才会形成不可超越的能力,才能让生命在谦卑中鲜活,让事业在渺小中成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