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与青牛

    时间:2022-05-11 浏览:94

        相传春秋时期,苦县东部有一座高入云霄的隐阳山。这座山,主峰东南侧有个不大显眼的小峰,这小峰,远看象牛,近看象牛,左看象牛,右看象牛。不但形状象牛,而且春夏秋冬四季常青。所以人们给它起名叫青牛峰。
          青牛峰下,曲人里一带村庄,突然出了一件怪事,麦秸垛一个接一个地失踪。头天晚上还是好好的站在那里,第二天早起一看,已经不翼而飞。 人们感到十分惊奇,男女老少议论纷纷,谁也说不清是怎么回事。众人心里十分害怕,天不黑就上门睡觉,第二天日出三竿,才敢起床。    曲人里村上有一个姓张的大汉,上山敢打老虎,下海敢擒龙,天不怕,地不怕,外号人送“张大胆”。张大胆这几天故意晚睡早起,有时半夜起来走走。这天,张大胆五更起来拾粪,刚到村边,一抬头,见西北天空,青光一闪,一大团黑云向这边飞来。黑云落到一个大麦秸垛上,转眼间,连黑云带麦秸垛全不见了。 这是怎么回事?张大胆百思不得其意。他心里说:“俺村李耳诗歌不寻常的少年,他生下来就是白发,白胡,好读书,爱思考,善观天象,聪明过人。我不如问问他,看到底怎么回事。”他找到李耳,把看到的情况从根到梢说了一遍。 李耳也感到稀奇,说不清怎么回事。塌实个遇事好弄个究竟的孩子,为了弄清这怪现象的来龙去脉,他决定和张大胆一起前去,来个实地观察,二人计较之后,连夜来到麦秸垛失踪的树下。一前一后,爬上柳树,往老姆柯叉上一坐,瞪大眼睛往西北天空观看起来。看了一阵,不见什么动静,李耳把舅父送给他的如意金钩从怀里掏出来,挂在自己的脖子上,往树下那几个麦秸垛扫了一眼,然后又抬头盯着西北角的天空就在这时,只见西北天空,“轰隆”一声,青烟腾起,接着,狂风大作,只刮得扬尘飞沙天地暗,雾气腾腾月不明,乌漆一团如墨染,活象掉入了黑洞中。也在这时候,大团大团的云彩向这边滚滚而来,落到李耳他们所在的大柳树底下,把方圆几丈远的地方都映白了。这团白云一连翻了几个不楞,变成一只白色的麒麟,两只尖角,眼象铜铃,浑身冰霜,四蹄生风。大嘴一张,麦秸垛呼呼叫,像往铡口里送草一样,一会儿吸到肚里去了。 李耳看到这里,屏着气,一声不响,他身边的张大胆憋不住劲了,跃身从树上窜跳下来,“扑腾”一声落到白麒麟的身上,俩腿一叉拉,骑在它脊背上,一手扣着它鼻子,一手握起小碓碓一般的拳头,照着它眼上乱捶乱打起来。白麒麟被打急了,尾巴一拧,在地上翻滚起来,不楞!不楞!一歇气翻了二九一十八翻,连压带砸,把张大胆弄得浑身是伤,鼻口出血,半死不活地躺在地上。接着,白麒麟一连往后退了好几丈远,头一勾,瞪一下眼,两只角照张大胆就往前抵!在着关键时刻,树上的李耳存不住气了,这个平常看起来十分文弱的少年,这是一下子来了天大的勇气,地大的几、机灵,象鬼使神差一样,“呼”一下从树上跳下来,俩腿一叉拉骑到白麒麟的脊梁上,一手扳着他的角,一手去抠他的鼻子。白麒麟俩眼一瞪,“呼哧”卧倒,又准备就地翻滚。李耳也不知是为什么,自己象是用了气功一样,轻轻一弹,从麒麟身上跳下来,落到一边。麒麟没发现落到旁边的李耳,只顾翻滚,“呼隆!呼隆!”使劲摔自己的身子。等他发现自己身上没人,李耳在旁边站着的时候,就勾着头使劲朝李耳抵去!李耳轻轻一闪,白麒麟一头扎在地上,两只角钻到土里,半天才拔出来。地上留下两个茶盅粗的窟窿。他扭头一看,见李耳在它屁股后头站着,就掉转头,瞪眼勾头,第二次向他抵去!李耳又一转身,闪在一边,“不疾”一声,麒麟的两只角又留下两个窟窿。麒麟两次落空,不由得无名火起,一声怪叫,腾身而起,“呼”一下子长一间屋子恁大,象泰山压顶一般,连身字带头,一下子向李耳砸去。李耳也不知道自己为啥来了这么大的机巧,象有人驱使一样,往外轻轻猛一抽身,脚尖往地上一点,飞身跳起,一下子骑在麒麟的脖子上,从自己脖子上摘下如意勾,一只手抠着它的鼻子,一只手把金勾给它扎上,接着用两只手猛劲一勒!那麒麟“呼哧”一声,前腿跪地,活象泄了气的气球,霎时变成一头黑牛:“主人饶命!主人饶命!”李耳从牛身上跳下来,一手抓住牛鼻子一样的如意金钩(据说牛扎鼻就是从这时开始的),厉声问道:“畜生!你是那方妖孽,!为啥到这里兴风作浪,弄得畜没草吃,人没柴烧?快快从实说来!”黑牛说:“主人,我不是麒麟,两只角和动作都不象麒麟,我是你的侍从,所以,在我的面前你格外胆大。我原是混天老祖的一头耕牛,一百年前的一天,老祖忽然吩咐我道:“牛儿,牛儿,你要牢记一百年后,凡间有一替天行道之人要与你结下不解之缘。此人点化恶者,劝人向善,传播真谛,造福于民。可惜他没助手。我命你一百年后,前去助他半膀之力。给你一百年时间在曲人里旁边的隐阳山等候,啥时候碰到一个人手拿如意金钩扎在你的鼻子上,那就是你的主人。我偷偷来到隐阳山,化作青牛峰,等呀等,等了百年还不见自己的主人到来,奈不住,就离开青牛峰,化作白麒麟,下山吃草。今主仆相遇,多有冒犯,望你恕罪。”说罢,把嘴一闭,成了一头牛,再也不会说话。
        李耳把遍体是伤的张大胆扶上牛背,牵着青牛往村里走去。

    TOP